dc宇宙视奸站

要上学所以不会经常更新……但会回来的

【超蝙】海中之人

躲在宿舍更新……

Dark:

#诈个尸
#开坑狂魔
#看我的文有一个好处,不需要思考(不对
#日常ooc


人鱼国王蝙。
超是人类王子,有一点点超能力。


————————————————————
<1>


在山的那边海……呸不对!在美丽的大海里,有一座美丽的宫殿,住着一群美丽的人鱼,他们有一个国王,国王有着美丽的蓝眼睛和一条美丽的黑色尾巴,国王有三个美丽的女儿,还有四个美……帅气的儿子。


除了小儿子以外都是捡的。


国王没有伴侣,那小儿子是怎么来的?


叮!人鱼繁衍小教程:通过各种危险的地方,来到生命之谭,取一个新鲜的超大的贝壳,在新鲜的贝壳里滴上一滴新鲜的血液,一个星期后,您的儿子/女儿就新鲜出炉啦!


哦,当然,大部分人鱼都不是这样繁衍的,生命之潭那么危险傻子才去。不我的意思不是说国王是傻子,快放下刀。


人鱼国王叫布鲁斯韦恩,有着强大的战斗力和过人鱼的智慧。


大王子叫迪克格雷森,嗯,对。不,不是屌格雷森!迪克是个万人迷,三天勾搭一个不同物种的妹子。    布鲁斯曾多次想过换掉继位人选,毕竟人鱼的每任国王都得是纯人鱼,迪克哪天搞出个混血的话下下任的国王咋整。    不过最后迪克保证绝对不会那样,才勉强没有换掉继位人选。


二王子叫杰森陶德。小时候和布鲁斯一起去陆地上玩,看马戏时被小丑可怖的妆容给当场吓哭了,布鲁斯不会安慰人,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什么也不做。    杰森从此认为自己爸爸不爱自己,成年那天离家出走,找了个大红贝壳,弄出两个洞,天天顶在脸上遮脸,当了一方黑鱼社会老大。     (其实只是离家出走久了不好意思回来而已,偶尔会被迪克骗回来。)


三王子叫提姆德雷克。聪明乖巧的黑心小棉袄,海里的大家都喜欢他,但是现在一说起三王子,大家的眼里就不禁充满了泪水。  他们的三王子被一个陆地人拐走了!!一直都不回家!!陆地人真可恶!!


四王子达米安韦恩,天天找人切磋,对谁都一副凶恶脸的小恶魔。但大家摸他脑袋的时候虽然他一脸很拒绝的样子但其实不会怎么样。说白了就是傲娇嘛。因为还没成年的原因,所以上半身是鱼,绿色的,下半身是人。


呵。


公主们很漂亮,也很可爱,但本篇没公主们什么事,就不介绍了吧。(被打死)


—布鲁斯继位时—


布鲁斯继位时只有十二岁,依照规矩要到海面上看看。安安分分从未看过海面之上的风景的布鲁斯,却莫名的觉得他看过很多次。


此时还是白天,刚从水里露出个脑袋就看到迎面驶来一艘轮船,吓得布鲁斯噗的一声跳起来,嗵的一声又落回了水里。


船上的人跟聋了一样无视了这奇怪的水声,只有一个黑发蓝眼,穿着贵气的男孩注意到了。男孩走到船边,爬了上去,低头看着蔚蓝的海水,闭上了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然后猛地睁开眼,放开双手跳了下去。


水里的布鲁斯:!!!有人自杀了!


轮船上的其他人:哦,王子殿下又跳海了。


布鲁斯发现那个莫名其妙跳水的傻子已经闭着眼往下沉了,船上的人还是半点反应没有,顿时急了,忘记了以前母亲教导自己的不要与人接触,游了过去,拉住男孩的手,将他往上带,好不容易到了陆地上。


男孩没有死,布鲁斯松了口气。然后感叹了一下这真是他见过最重的人。


男孩刚被拖上岸就睁开了眼睛,吓了布鲁斯一跳。


男孩看了看布鲁斯的尾巴,又看了看布鲁斯眼里的迷茫和疑惑,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咧开嘴笑了。


“你好,我叫克拉克,你叫什么?你是人鱼吗?是你救了我吗?你以前见过人类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布鲁斯被克拉克的一大串问题问的有些懵了,但更令他惊讶的是人类溺水以后没过多久竟然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抱歉,人鱼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人的。”而且也不能和人类待太长时间。为了不伤男孩的心,布鲁斯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男孩没有失望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一样。“没关系。我叫克拉克,我们能做朋……”男孩的话被一个突然插进来的女孩的声音打断了。“克拉克!你怎么会在这?”


布鲁斯趁克拉克转头的瞬间跳进了海里,赶紧游走了。


“啊!那是什么!”女孩惊讶的停住脚步,布鲁斯的速度太快,她只看到一抹黑色。


女孩提着精致的裙子过去想看个究竟,但只看到海水和沙子。


“是鲨鱼哦,很可怕的,吓到你就不好了。”克拉克露出一个笑,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获得了女孩的一个瞪视。


“整天不学好,撒谎功力越来越厉害了,是不是当我没有智商。不说这个了,你怎么在这,不是回去了吗?”


“我落水了,被冲到了这里。”


“还落水呢,肯定是你又跳海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海。好了,走吧,你那边的人找你找的快急疯了。”


“好的,路易斯公主殿下。”克拉克的笑容如太阳般灿烂,他转头看了看恢复平静的海面,跟上路易斯走了。



—现在—


漆黑的漩涡中,弥漫着阴冷的死亡的气息,恐惧勾缠住过往的生灵,邪恶的深海女巫挥舞着她巨大的触手——给自己扎辫子。


“布鲁斯,你又来了,看我这个新发型怎么样?”戴安娜从镜子里看到了布鲁斯的到来,没有停止动作,拿起发绳绑好了辫子。


“我要变身药剂。”布鲁斯走到一边摆放药剂的架子前,寻找变身药剂。“你的药剂怎么每次颜色都不一样。”


“就算是同种药剂,也有效力强弱的时候嘛。诶,别动,那是记忆封锁水,你怎么翻出来的。”戴安娜从布鲁斯手上拿过黄色的药水,要放回架子时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着痕迹的把记忆封锁水往里推了推,然后拿出了一瓶蓝色的药水。


“给。你这次又要变身药剂干什么,达米安之前也来要过。”


“果然。”布鲁斯有点无奈。“达米安为了追歌莉娅,跑到了陆地上,我去把他找回来。”


“辛苦了,老父亲。”戴安娜摇摇头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



与此同时,达米安正凶巴巴的拿着剑,打算把对面那个抢了他宠物(并没有)还一脸无辜的人打趴,虽然对方身高压制太强,但————好吧,达米安还是没打过,剑被对方折断了。


“这是你的宠物吗?还给你吧,别再弄丢了哦。还有,小孩子可不能那么暴力,太暴力就不可爱了。”黑发蓝眼的男人蹲下身,把歌莉娅还给了达米安。


那双眼睛是和天空一样的颜色。

千木又寸:

畫不出他們萬分之一的好……啊……需要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速水:

靈感來自小逸的長傳達陣

截錄片段:
克拉克突然將布魯斯一把抱起,用一個危險的姿勢壓上了房間的土牆。

#superbat# #超蝙# #sb# 

因為完整全圖非常的...

還請自行去P站看全圖,發文ID在右上。
或點評論內收。

【RoyJay】Jason变蛋了(1/2)

九川:

x ooc!


x愚蠢预警!


x一点小刀,整体甜


x梗概:Roy因为自己的愚蠢变蛋破壳重新长大,一天一岁折腾了Jason一个月,Jason为了报复回来,在Roy面前发动法阵把自己变回了蛋(你何必……


x梗来自 @A ddicted 大大的《罗伊变蛋了》,royjay甜文,特别!特别!可爱!非常喜欢,献丑续写给小伙伴们送红双喜馅儿小甜饼,没看过的先去补习!


传送门:前篇 后篇




授权





x文风会不一样,这个可能属不可控因素……


x前文法阵发动后,到彩蛋里Jason对Roy恶作剧前


x有很短的一段用图片代替,因为蜜汁屏蔽……


 










Age 0


   Roy扒拉开散落一地的衣服,抱着蛋跪在暗下去的法阵中央。


   “杰鸟!!!!”眼眶里热乎乎的泪水滴溜溜打转,他低着头冲怀里大声呼唤,“我的小杰鸟!”


   “天呐,这真的是一个大礼。你居然放心把自己之前的人生交给我——我真的太爱你了——我马上去订做戒指,我要在你18岁那天就向你求婚!上帝耶稣基督,杰鸟,你简直是我操蛋人生中最美好的那束光!”


   他突然安静了,直勾勾地盯住蛋壳正中的小红蝙蝠,那偶尔比嘴慢半拍的脑子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要有近三个周的时间听不到那杰鸟式不耐烦的声音提醒他住嘴,因为杰鸟正睡在自己怀中的蛋里,小杰鸟变回了蛋睡在自己怀里,自己正抱着小杰鸟的蛋,小杰蛋……


 


   “我了个耶稣基督啊……这是,真的是真的……”


   他竖起手掌捧住奶白色的杰蛋,转而起身盘腿坐在地上,眼神中的潮湿渐渐褪去,专注地凝视就像那是什么新式外星科技武器。


   Roy的脑海深处闪过了拿着蛋去照一下x光或者透视的念头,毕竟……用蛋孵人不是那么常见……?他急忙赶走它们,这里面在孵的可是Jason!


   ……或许下次丢个喽啰去法阵里面做实验?


 


   哦!对了,蛋是要孵的。


 


   Roy从垃圾堆里翻出老式恒温箱,失落地发现一个月前Jason就是这么孵出自己的。


   恒温箱,冷冰冰的机器,太无情了。


   最终他只是抱着蛋兴奋地在屋内转了几圈,耗去下午剩下的时间,然后一边想象着自己给Jason带上戒指的画面一边搂着它钻进被窝,哼着几句拐调的老歌。


   “让我用火热的内心温暖你身体。”~♪


 


 


   前半夜Roy都撑着,信奉胎教那一套,抱着蛋自言自语,没什么难的,反正他平日里就是个夜猫子。


   渐渐过了后半夜,Roy的眼皮开始变重,一下一下点头,说话断断续续,胎教变成了睡梦中对自己未来完美搭档的幻想,好像他想什么就能出来什么似的。


 


   “Jay~”


   “Jay……?”


   “杰鸟……答应我~~~~”


   Roy搂着蛋,半边脸埋在枕头里,嘴边被口水濡湿了一大片,喃喃地说梦话。


 


   夜里睡得天昏地暗,突然侧腹一阵刺痛,他猛地惊醒睁眼在黑暗中看了一圈,反应过来后一脸欣喜地掀开被子看向怀中。



   应该先找绷带,先找婴儿用品,还是先伤心他的小杰鸟刚破壳就捅了自己?


 


   谁说会对破壳后看到的第一个生物叫爸爸的?


   Roy觉得自己莫名输了一局。






Age 1


   小鸟宝宝长了一圈,他刚破壳时Roy一只手就能托住,现在脑袋顶和脚趾尖已经从手掌里冒出去了。


   “……”


   摇床Roy看着托在掌心里水润白嫩睡出口水泡泡的小杰鸟泪流满面,感谢魔法,魔法真神奇。


 


 


   奶爸Roy摇着Jason买来给他吃剩下的奶粉……emmm,这么说真奇怪,总之是冲了温度适宜的奶粉,趴在地上追爬来爬去的小杰鸟。


   杰鸟真贤惠,大的那个。


   一台武器里的上千个零件小意思,但在超市婴儿区挑回正确且全面的必需品?幸好杰鸟当初买给他的还剩下不少…………emmmmm……


 


 


   “过会儿再吃,过会儿还你,真的。”


   保姆Roy把小杰鸟的脚从他嘴里取出来,用指尖把向上竖起来的胳膊腿儿都拨拉回去,拆开他腰上的子母贴取下旧尿片,侧头取出新的拆包展开。


   Roy Harper是个天才,换尿布简直小意思,只要他在Jason长大到会问问题之前把垃圾桶里堆出来的那两包拆费的尿布都丢出去销毁……他一边赞扬自己一边回过头……


   小杰鸟的小鸟宝宝冲着他竖了起来。


   Roy大脑一片空白,差点大喊出声你还这么小你怎么能……


   “呲——”


   小喷泉打开了,天才Roy一脸新鲜童子尿。


 


 


Age 2


   睡梦中腹部受到重击一口气没上来,他猛地睁开眼撑起半边肩膀,看到屁股向上脑袋朝下栽进自己肚子里的小杰鸟。


   他在走路。


   小家伙从他怀里爬起身,下巴上还拖着长长的口水丝儿,看着Roy咯咯地笑,水润的蓝眼睛里滑过窗外的晨光。


 


 


   Roy坐在桌前给小杰鸟喂他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弄出来的,惨不忍睹的儿童意面。


   平日里他们总是叫外卖或者Jason操刀,但现在Jason变小了扒着桌子边坐在他面前。懒如Roy也实在不敢直接让牙还没长齐的小杰鸟和他一起吃披萨。


   他原本想用儿童麦片充数,但小杰鸟看到麦片和Jason看到麦片的反应完全一个样。


   他只能靠想象一个月前Jason给自己捣鼓儿童营养餐的画面来自我安慰。


   Roy的嘴角渐渐翘起来,心情明亮,挑起一根面条递过去。


   “啊……”


   “啊!”


   他看着他张嘴叼住一头。


   “对,就这样……”


   “哧溜!”


   面条瞬间消失。


   “嚼!?你要嚼的啊啊啊!!?”


 


   Jason看着他,突然抬起手掌使劲儿拍桌子,挂着灿烂的笑容张口:“肉、肉!”


   ……?


   说话了?


   小杰鸟说说说说话了!


   他学会的第一个词是他的名字!!


   Roy蹭开眼角扎人的碎发,热情洋溢地挑起下一根面条递向Jason。


 


 


   晚饭时Jason继续用那口小奶音喊“肉”。


   Roy擦去眼角的泪花,带着幸福的心情叫一声应一声。


 


 


Age 3


   Roy发现小杰鸟吃饭时不停地喊肉肉肉不是在喊他而是真的在喊肉,因为午餐里他认真的指着Roy的盘子盯住他,一字一句地说,Roy,肉。


   在他没反应过来时又不满地补充道:“Roy,肉!”


   前后两个词是完全不一样的感情。


   他一边瘪嘴一边把盘子里的肉全部翻出来撕成小块喂给Jason。


 


 


   连着喂了两顿肉,Jason对他的态度好了不少。


 


   “小杰鸟,你爱我么,我是Roy,你爱不爱我?”


   “耐!”


   “你怎么爱我?”


   Jason思索了一下,突然站起身,Roy止住扑过去扶他的冲动,看着小杰鸟从沙发另一头一晃一晃地走过来踩进自己怀里,伸手勾住脖子,侧过肉嘟嘟的小脸贴在了Roy的下巴上。


   “贴脸脸。”


 


   Roy默默捂住胸口。


 


 


Age 4


   Jason变害羞了,总是躲在床边上,桌子腿后面,沙发的另一头看他,吃饭时也一声不吭。


   Roy看着他蓝湛湛的大眼睛,估摸着肉团子长大了,到了要分床睡的时候了。


 


 


Age 5


   “Jason?”


   “小杰鸟?”


   Roy满屋子找娃,他现在才开始琢磨或许从前Jason说他总把自己的一半地方搞得太乱是有道理的,这大件堆小件的脚都没处下,别说藏一个,藏十个怕是都找不到。


 


   一天内,Roy多次在床底、桌底、衣柜、碗柜、武器箱等地捕获同一只小杰鸟。


 


   屋里安静的稍久了,他又会悄悄探出一点来观察,在Roy回头时猛地缩回去。


 


 


Age 6


   早晨Roy跪在地上钻进桌子下面伸手去够的时候Jason猛地往后一缩,抬起胳膊挡在眼前。Roy思索了一会儿,放弃了从各种角落里刨出小杰鸟的游戏。


   他回到自己屋里开始叮叮当当地折腾。等房门再次打开,Jason缩在桌子底下都快睡着了。


   一个装着履带的小机器人嗡嗡嗡滑出门缝嗡嗡嗡开到Jason脚边,碰了碰他的趾尖,后退一点停在原地。


   Jason睁开眼睛看它。


   反戴着迷你军绿色鸭舌帽的机器人举起机械臂,放着音乐跳起一支蠢蠢的舞。


 


 


   Roy百般折腾,Jason最终同意从桌子底下出来一起去游乐园,在魔鬼式海盗船上举起双手爆发出超大声的笑,嗨到晚上累了趴在Roy肩膀上睡回来,梦里断断续续地念叨着要给妈妈带吃的。


   路过的主妇致以温和的注视。


 


 


Age 7


   屋里少了些值钱的东西,和几件衣服。


   原本房子那么乱他根本发现不了。只是Roy在听到窗户撞碎的声音猛地从床里弹起来想穿上衣服出去追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


   好吧,小杰鸟还处在喜欢鲜艳颜色的年纪,对挂在衣柜另一边黑黢黢的紧身衣和西装大概看都没看一眼。


 


   傍晚,他在犯罪巷的某个垃圾桶后面找到了缩成一团的Jason,蜷起来睡在纸板箱里,大概是累了,在Roy把他抱出来时也没醒。


   到了路灯下面才看清,男孩微颤的睫毛里还挂着泪痕。


 


 


   晚上,Roy用了一场电影外加两份儿童套餐才让小杰鸟暂时相信自己大概可能真的不是被人贩子转手到这个笑起来傻不兮兮的大金毛身边的。


 


 


Age 8


   Roy醒来发现,哦,当然了,Jason又不见了。他叹口气打开前一天半夜装在Jason鞋子里的追踪器,发现他正在哥谭的犯罪高发区闲逛,当然白天多数还算安全。


 


   当Roy带着一身“看我看着我看看我我是你失散的亲人你是我走失的光”的诡异气场出现在Jason面前,他站住脚步上下打量他一圈,警惕的打了个招呼,问他是谁。


   这是个能交流的小杰鸟!


   Roy几乎要泪流满面,马上手脚并用做起自我介绍:“我是你未来的搭档,交托后背那种,你记下我这张脸以后见到长这样的一定要捡回家!知道么!我们俩搭在一起那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踢过的屁股能从地球排出银河系!”


   面前的小杰鸟嗤笑一声,让Roy隐隐想起Jason偶尔提到的“恶魔崽子”。


   “你这么蠢的,在哥谭做反派根本活不过一个晚上。”


   言下之意大概是说他看起来不像个坏人。Roy对着转身准备离开的人招手:“虽然我可能也不是个多好的人,小杰鸟,你同意咱们一起了?”


   “‘小杰鸟’??”


   “呃,”Roy罕见的噎了一下:“我是说,Jason,你好,我是Roy Harper。”


   Jason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


   “嗨,Roy。”


 


   两个人在哥谭逛了一天,而后共进晚餐。


 


 


   小杰鸟再次被Roy抱回家。


 


 


Age 9


   Roy什么法子都试了,他在Jason卧室的天花板上贴笑脸,用字母气球拼早上好,在他枕边放纸条,在浴室镜子和冰箱门上贴便签,围追堵截一切Jason的视线能落到和可能落到的地方,争取一切机会解释自己不是个坏蛋,但他还是得在早晨睁眼之后绕着哥谭转个大半圈去找那道红色的身影。


   他加强了房门的电子锁,在窗台上做了各种对内防盗,但未来的红头罩在翘家这方面简直是个天才,而他又不能真的把玻璃窗都换成钢板再锁起来。


 


   他得在他被蝙蝠家发现之前把他带回来,Damian在上学,Dick和红罗宾住在别处,但万一小杰鸟路过哪个街角的时候被神乎其神的神谕大姐头透过城市道路监控瞥到了呢?


 


   不不。


   Roy摇头,半为义气半为私心丢开了去找蝙蝠家帮忙的念头。他不能让他们知道小杰鸟变回小杰蛋的事,绝不。


 


 


   可是他揉揉自己蠕动着发出空气音的肚子,有些,恩,无比怀念那些钻在操作台前折腾一整天,冒着热气的饭菜总会自己按点出现的日子。


     “小杰鸟……”


   安全屋的厨房都好些天没人用了。


 



[DC]吊帶襪天使☆

阿醉:

Batfamily
不確定會不會有121
如果蝙蝠家族套上吊帶襪天使的設定
相當蠢又低俗,久久沒寫練練手
ooc肯定
再說一次是套著吊帶襪天使的設定,雷者別看


1.


環顧四周,傑森覺得有點不對勁,他重新閉上雙眼,用力揉了揉眉心,剛睡醒的人總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再睜開眼,對好焦距,他帶著還沒開好機的腦子坐在床上又看了好一會兒,後知後覺的摸了一把枕頭底下——沒了。


他的愛槍,消光版沙漠之鷹,不見了。


不只沙漠之鷹,他昨天隨手放在桌上的金牛座也不見了,原本被他扔的滿地的子彈同樣消失了,衣櫃裡的戰甲連點影子都沒留,房間角落那箱拆卸下來的巴雷特狙擊槍更是不見蹤影。


他戳了戳昨晚夜巡被打到的地方。超痛。


五分鐘後,他跨上重機,繞了每一個他的安全屋。


M1911,沒了、M26手榴彈,沒了、芝加哥打字機,沒了、AK-47,沒了……他連顆點四五口徑的子彈都沒找到。


傑森顫抖的拿著手機,不知道到底該跟誰聯絡,又該怎麼開口。


工具消失並不是當前最重要的事(那是很多錢,很多錢的事),而是有人居然能在一夕之間幹光了他的所有軍火、趁他毫無知覺時知道了所有安全屋,他敢打賭連蝙蝠俠都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據點。


或許他該先跟布魯斯他們說……傑森咽了口口水,正要滑開鎖屏,一則訊息先跳出來了,來自很久以前迪克喝醉酒後開的群組,裡面全是蝙蝠家族的人。


Timbo『我不知道什麼情況』


Timbo『但我所有裝備都不見了』


Timbo『包括我的長棍我的電腦我的手機』


LilD『我也是』


LilD『格雷森你什麼時後又改我暱稱?』


BlueBird『哎呀叫小D不是很好嗎』


Damian『並不,還有你那什麼愚蠢的名字』


BlueBird『話說我裝備也全沒了』


BlueBird『等等那提姆你現在用誰的手機登帳號!!』


Timbo『我剛剛買的』


Timbo『我不能忍受這樣的日子』


Timbo『莊園見,各位』


Bluebird『路上:D』


Timbo『我看到三人已讀了,傑森,回來』


RH『我的軍火也消失了』


傑森握著手機思考了一下,緩緩敲下幾個字,跨上重機前往那條他熟悉的路。


RH『在路上』


2.


傑森是最後一個到達蝙蝠洞的,還思考著要怎麼跟布魯斯溝通,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原本應該掛著超大螢幕的地方空空如也,只剩一片石壁,緊連著的蝙蝠電腦也不翼而飛,本該放著一堆展示裝備的地方徒留下一道金屬牆,他們曾經的服裝也蒸發似的沒了。


「驚不驚喜?」提姆面無表情的說著。


自己似乎不是損失最慘的那個。傑森閉上了嘴巴。


「我覺得……應該不是人為?」迪克有點遲疑,甚至還在摸那面曾經掛滿寶貝的牆。


「我已經通知了札坦娜,過一會就會來了。」布魯斯——還是說沒裝備穿的蝙蝠俠?——正坐在唯一留下的電腦椅上黑著臉,看上去相當蠢,因為整個蝙蝠洞都空了,徒剩一把椅子。


「我找不到母親送的匕首!」達米安終於爆了,傑森還在猜這傢伙能忍到什麼時後「我的武士刀也沒了!最好不要——」


「我的電腦!」提姆跟著大叫,還壓過了達米安的聲音「那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還有蝙蝠電腦!那些東西要是沒了我們就甭想當義警!」


傑森想的沒錯,他確實不是損失最慘的人。


「我昨天正在弄財經報表,弄到一半不小心睡著,醒來就發現東西全沒了……」傑森注意到了提姆的黑眼圈。


「嘖。你就不該睡著。」達米安鄙視的看了提姆一眼。


「我發誓我只睡了十分鐘……好吧二十分鐘,不會更多了,但我一醒來整個房間就像被搜刮一空,只剩下……那些——」


「那些垃圾。」傑森接了話,對提姆可怖的生活環境翻了個白眼。


「我希望小札能早點來。」迪克的嘀咕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還好五個人還沒瞪上多久,一個轟鳴通道就打開了,札坦娜一如往常帶著溫柔的恰到好處的笑容現身,傑森隱約聽到有人呼出一口氣。


「好了,」札坦娜看著空蕩蕩的蝙蝠洞,忍不住挑起一邊的眉「聽說你們出了點問題?」


3.


「吊帶襪天使?」達米安疑惑的皺起眉「那是什麼?聽上去跟格雷森一樣變態。」(「嘿!」)


「是一部日本動畫。」提姆的臉已經不能用面無表情形容了,他像是已經看破了什麼,生無可戀「主角藉由脫下自己的衣服,將其轉變為武器。」


「就是很變態。」達米安總結「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奇怪的東西?」


「……無意間看到。」提姆躲過達米安試探的眼神。(「德雷克……你……」)


「嗯……好吧,」迪克轉向札坦娜「所以短時間難道沒有解決辦法?這不是算魔咒之類的嗎?」


「的確算是魔咒,但這個魔咒是超越維度及空間的,我恐怕愛莫能助。」札坦娜看著一群人屎一樣的臉,又補充了幾句「不過施術者應該沒有惡意,這我可以感受的到。」


迷一樣的沉默。傑森還發現提姆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所以我們要拿回裝備,只能參考那個……那個什麼動畫的設定?」布魯斯依舊黑著一張臉,從傑森進來後就未改變。


「是的。」札坦娜又開啟了轟鳴通道(等等,她在偷笑嗎?)「我就把時間留給你們了,祝好運。」


再一次,蝙蝠洞剩下五個人互瞪。


「或許,少爺們可以先喝杯茶再繼續心靈交流。」阿福的聲音從電梯口傳來,手上端著精緻的錫製托盤。


大家心照不宣的拿了茶杯,布魯斯甚至讓出椅子讓阿福有地方放托盤。


「提姆。」被布魯斯點名的人差點把紅茶抖出來「你看過那部動畫?」


「是、是的。」


「它的設定……要脫衣服才能變成武器?」


「還要……還要唸一段文字。」提姆的聲音越來越小。


「有影片嗎?」布魯斯發下了最後通牒。


4.


「我不要!」達米安瞪大了眼睛「不可能要我做這麼……這麼丟臉的事!這太荒謬了!」


他們緊急去買了台筆電跟網卡,花了二十分鐘看了吊帶襪天使的第一集,畫面中二次元的妹子妖嬈的撫過自己的身軀,分別取下了內褲和襪子,最後化成雙槍和雙刀。


提姆跟達米安崩潰成一片,迪克摸摸鼻子點了第二集,布魯斯則是一言未發的坐著沉思(他們搬了應急用桌椅下來)。


「我……我就問一下,他們變身時的那個鋼管……哪來的啊?」傑森倒是沒太大衝擊,他從小看的雜七雜八可多了。


沒人理傑森。


「我覺得……重點應該是我們要脫什麼衣服下來才對吧?」迪克暫停了動畫「不然每個人都脫內褲跟襪子看看?」


(「我才不要!格雷森你想玩自己去!」「喔天啊。」)


「……先把東西都湊齊吧,我去包一間鋼管舞酒吧。」布魯斯不開口沒事,一開口都是一片哀嚎。


(「父親!你怎麼也信這種東西?」「我要是昨晚沒睡著會不會就沒事了?」)


小孩子果然還是小孩子。傑森喝了口茶。看他們倆崩潰還蠻有趣的,這趟值了。


5.


他們各自分了一個包廂,沒人在一旁傑森更沒什麼好害臊的了;脫襪子的過程很順利,但它們並沒有變成槍;輪到內褲的時候傑森試了幾次,都脫的非常不順利,最後還是先把褲子扔在一旁才方便行事。


可惜結局依舊讓人失望,傑森頂著○○站在鋼管旁邊,手上拿著自己的內褲,並沒有變成槍。


幹。他到底為什麼要真的跟這群白癡來試。


套回衣服,正在想要花多少錢才能把那些軍火添置回來,就聽到隔壁突然傳來好大一聲歡呼——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布魯斯——」


傑森走了出去,就看到一臉陰沉,顯然也是脫衣都失敗的布魯斯,和一個全身夜翼制服,手上拿著一根短棍的格雷森。


不多久,另外兩個傢伙也都從自己包廂出來了,達米安的臉同他父親一樣黑,提姆則是快入土了。


「你怎成功了?」傑森點起了煙,無視身邊所有人瞪他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迪克邊說邊搶下傑森嘴裡的煙扔掉「就是脫內褲,然後動作跟台詞照唸就變回來了。」


「看來每個人要變回來的確要靠不同的衣物……迪克就是靠內褲。」提姆勉強打起精神分析了一下。


「但我還少了一隻短棍?」


「……主角會跟她妹借內褲。」提姆頓了頓,斬釘截鐵的補充「我不會借你。」


「休想!」達米安看到迪克轉過來立刻大吼。


「沒門。」傑森又點了根煙。


「主角她"妹"。」布魯斯加重了咬字。


「嘿你們怎能這樣對我!太狠心了吧?我就只差一根短棍欸!」迪克一臉不可置信「小D!這次你一定要幫——」


「對了,按照設定,如果要跟男人借內褲,變出來的武器尺寸會跟男人的尺寸大小有關。」提姆涼涼的補刀,一下子迪克閉了嘴、達米安硬了拳頭。


「你想打架嗎德雷克?你以為沒有武器我打不贏你?」達米安一下子漲紅了臉,傑森也懶得去分是生氣的還是害羞的。


「樂意奉陪。」提姆對達米安露出了今日第一個微笑,兩人就打到一塊去了。


「提醒我別惹提寶。」迪克小聲的耳語,傑森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那你借我內褲嗎?」迪克一下子轉了話題,笑嘻嘻的看著傑森。


傑森哼了一聲,對著那張好看的臉吐了個煙圈:「不。」


TBC.


沒想到這幾個月來的更新就是這種鬼東西
吊帶襪天使真的好看好看超好看
唉不過這什麼腦洞